因為要坐車所以想買一本不太厚、但又有意思的書,因為沒有想看的小說所以就買了村上春樹的關於跑步,裡面有提到寫作原本就是一種孤獨的行為,和跑步是一樣的。

  在某個部份,至少從結果上來說,或許我是自願追求孤絕的。尤其是對像我這種職業的人,就算程度有別,那也是無法迴避的道路。不過那種孤絕感有時就像從瓶子裡滿溢出來的酸那樣,在不知不覺間會腐蝕人心,把心不斷溶解。那是銳利的兩刃劍,在保護著人心的同時,也把心的內壁不斷細細地割傷下去。

  我在閱讀村上春樹的書時經常感覺到孤獨感,那是一種即使被討厭或不被理解也無所謂,一個人獨處也很OK的大人式的孤獨感,在漸漸長大之後,我也漸漸的掌握到這種孤獨(雖然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)。


※內有陰暗碎碎唸注意



  而在這過程中,我也漸漸不喜歡提到自己的事。
  我很願意傾聽朋友的煩惱,一些日常的抱怨當然也會說(而且很喜歡用搞笑的方式說,因為對方如 果聽了感到愉快的話,好像我真的在過著很有趣的人生),但是真正煩惱的事絕對不說,也許對於大家來說,這是很正常的事,但我就是無法接受,應該要可以說 吧?應該可以說出口吧?但只要一提到自己的事,我就會渾身不自在,就像是在寫這篇網誌的同時,我也全身不在在的想逃走一樣。
  EVA有一句台詞我很喜歡,『人和人之間原本就是不可能完全互相理解,卻還是渴望能互相了解,真是一種悲哀的動物。』
  這真的是非常悲傷的事,對我來說。
  以前總是想要把自己的一切傳達給某人知道,但後來失敗了,我體會到某些事和他人的來往更順利了,只要好好的注意,有些事不要說比較好吧?多聽少說(少說多聽多做事是辦公室哲學,在其他方面也很有用)一邊在意著這些事,好好的保護自己,在順利的社會化之後,我也漸漸的無法說出自己的事了。
  就某方面而言,我就像是個小孩,不願意承認現實,應該是大人了,卻還是不願意接受不喜歡的事,即使我能夠作,但我絕對不願意承認,對我來說承認了就是輸了,我寧願痛苦,也絕對不能認輸。
  人明明可以用語言來傳達自己的心情,有時卻只能一邊注視著彼此,卻無法把心理所想的說出口(當然有些是絕對不能說的事),所以有時我更喜歡和小動物在一起,因為即使無法完全了解彼此也沒有關係,只要知道對彼此存在著好感就夠了,這樣子心情就會變得溫柔,然後有一天我就會鼓起勇氣訴說我的煩惱也不一定(不過也許沒人想聽)。
創作者介紹

海與風與天之涯

lunacat32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